绍兴、宁波LED灯具市场调研:品牌为王时代即将来临

2018-06-03

绍兴市位于浙江省中北部、杭州湾南岸,市辖区总面积2942平方公里,人口216.1万(2013年11月数据)。 距今已有2500多年建城历史,有鲁迅故里、蔡元培故居、周恩来祖居、秋瑾故居、王羲之故居、贺知章故居等。下辖越城区、柯桥区、上虞区、诸暨市、嵊州市、新昌县。上虞区拥有上市公司16家,柯桥区为世界最大的布匹生产流通地。

绍兴目前主要有柯桥彩虹桥灯具市场、正大装饰城、辉灯具超市,红星美凯龙等卖场。位于柯桥区的红星美凯龙谢尚武店面面积四五千平方米,辉灯具超市过万余平方米,原有过万方经营面积的朝皇灯饰更名为远东灯饰,不断收缩店面,下一步觅地调整到600方左右。

辉国际家居原为他人物业,去年的时候,经过公开拍卖,已过户到辉灯具超市方志业名下,辉灯具一家独大。

僧多粥少 前景堪忧

远东灯饰陈笔得对绍兴独特的现象很为不解,绍兴主城区不过120万人口,仅越城区家装市场就有7个,从业人员过10万,僧多粥少,加上高房价的步步紧逼,一干商家举步维艰,没有那一家敢说日子过得特别的好。

远东代理了金枝玉叶、西顿商、宝辉、帝丰等品牌。金枝玉叶与帝丰较受客户欢迎。金枝玉叶与宝辉各有特色,覃立陶主导下的金枝玉叶理念先进,与市场轨,而宝辉又太过超前。远东灯饰成交的订单中,七成来自隐形渠道,三成来自零售。

大店生存有道  服务至上

辉灯具超市的方志业与小辈有着相同的感受,今年年初以来,销售业绩下滑了10%。

绍兴辉灯具超市方志业与记者合影

方总在应对市场的变化上,非常认同服务的重要性。他坚持认为服务是企业的生存之道,不断优化提升服务质量,优化调整品牌,将各项工作做得更专更细。针对老客户提供上门清洁保养、维护、以旧换新等服务。

辉今年会在设计师领域下功夫,提高佣金比例。与环宇品牌进行工厂店形式的合作,厂商之间互动频繁,关系更为紧密。辉小范围地迎合了轻奢风的来袭。方总认为,绍兴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名城,人文气息浓厚,很多老百姓认定的东西不会那么容易抛弃掉,有价值的东西需要人去坚守。绍兴整包风兴起,对灯饰行业的影响很大,中低端产品注定了越走越难,品牌产品会迎来好时机,未来思考的重心在于如何做好市场分化的对。

辉灯具旗下分店总多,总店加分店总面积过20000平方米,米苏、金达、新特丽、松伟、雷士、企一等品牌较为抢眼。米苏专注美式灯,细节处理上,服务体系上较有优势。商家喜欢与具备一定开发能力,有持续能力的企业合作,这些品牌和企业会让商家的经营变得轻松。

品牌为王的时代即将来临

正大装饰城的大起时代灯饰老板陈湖峰眼光前瞻,前些年就注册了“大起”品牌,为有朝一日推出自主品牌攒内功。以前百货迎百客,什么都想做,结果展示效果混乱,下半年计划南下古镇,自己开厂,专营新中式全铜灯。绍兴的店面保留下来。

陈湖峰感慨,做品牌专卖单一,一个礼拜不开张常有之事。

卖便宜货量大,天天开张,单值不高,好在收入不断,也算活得滋润。尽管如此,陈湖峰清晰地感觉到了品牌为王的时代已经来临,坚定信心,雄心勃勃择日向古镇进发,向品牌进军,抓住最后一波机会。

绍兴市场小结

竞争异常激烈,客户流向优势品牌及大店,杂牌虽然尚有生存空间,但很难长远。优胜劣汰规则下,未来一到两年,市场大洗牌在所难免,洗掉二分之一的从业规模方为合理结构。

宁波GDP值仅次于省会城市杭州市,2017年GDP值达到9900亿元,排名中国城市第16位。现有现代商城、华生国际、恒大建材城、轻纺城灯具城等市场。专业化程度最高规模最大人气最旺的当属现代商城。

恒大市场较之前几年稍有改观,空铺现象在近年有所抬升。华生国际灯饰城受地域偏远的影响,开业至今不温不火。多数商户连年亏损,心生退意,不少商铺已人去楼空。现有商户中,多数在现代商城开有总店。

现代商城一铺难求

现代商城新科灯饰戴卓平介绍,现代商城在宁波城区现有的市场中占据了龙头地位,该商圈汇聚了建材装饰五金洁具家居等品类,盘踞多年,积累了绝对的人气与优势。

宁波现代商城

与杭州类同的是,众多一线品牌在宁波都能觅得芳踪。多年以来,现代商城一直保持着一铺难求的大好局面。空铺发生高额转让费现象十分普遍,例如去年手的华泰店,受让价90万元;麦格蓝店手价70万元,两家店面面积均在百平米之下。商城的铺面租金近年不断攀升,二楼每平方米租赁价格一路看涨到现在的每平米800元/年,租金之高令人咋舌。

老灯人洽谈行业发展困局

现代新科灯饰为最早的中国灯饰共享联盟成员之一。针对当下实体店遭遇的种种围追堵截,戴总总结了八大市场冲击主因;

一、网络冲击首当其冲;

二、交通信息的便捷;

三、同质化;

四、农村包围城市,厂家触角扁平化下沉;

五、销售团队问题,坐商改行商难以适应;

六、精装修房直购;

七、工程难度加大,管控严格;

八、异业联盟,工厂购拦截

戴总做了个形象的比喻,20个客人中,设计师带走5个,熟人介绍消化5个,各种活动拦截5个,剩下的5个全凭商户运气瓜分剩下的份额,市场之残酷与萧条可见一斑。

戴总对中赛的分享模式大加赞赏,中赛LED天花灯、点光源、线条灯等产品正逐渐成为一种趋势,LED产品其定型的特点,加上稳定的产品质量,受到越来越多用户的肯定。

他大胆预测,未来五年这些辅助性将成为设计师力推的主流产品。

中赛不串货,不打折,线上线下一个价,很好地维护了市场价格体系。中赛厂家积极主动地将用户引流到线下,来自线上的交易利益,包括引流到中山总部成交的利润,一文不少地返还给合作商家,用户来自哪里,利润返给哪里,包括服务费全免。

商家与厂家的粘度高不高,取决于厂家的高度够不够,如果厂家诚意不够,分享机执行不到位,没有哪个商家傻乎乎地还跟着这个厂家往前走。选择品牌,辨识企业高度成为新时期的首要选择条件,只有具备大格局的品牌才是市场受欢迎的品牌。

个别品牌经过当地经销商的推介和引流,线上或厂家直购成交了,企业将利润拘为己有,商家揭穿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给予表示,这样的厂商关系无疑会产生离心力,这种尴尬的合作关系很难稳固,亟待改善,改善的唯一办法就是放大格局,懂得分享。一旦格局上去了,合作就顺畅了。

戴总表示,其代理的宝辉品牌已经在分享的道路上积极行走,宝辉公开承诺,若有分享不到位事件发生,发现一起按十倍赔偿,承诺掷地有声,很让人期待。琪朗不甘人后,也在分享的道路上进行着探索。

整合之风盛行

宁波奉化宝莱灯饰的王小宝提出了观点不一的看法,他认为随着8090后消费升级,品牌变得不是特别的重要,喜欢就好成为选择的诉求。

现阶段,整合之风盛行,软装整合,平台整合,层出不穷的整合奇兵突起,你整合我,我整合你,今两年面临灯饰业洗牌的高峰期,也是最为痛苦难熬的两年,洗到最后,不一定是大品牌做到了老大,而是智慧和创新引领行业的变革。

奉化宝莱灯饰王小宝

宝莱灯饰2017年搬到南海锦地,经营面积2000平方米,市场距离高速入口一路之隔,涵盖了五金洁具建材家居等业态,灯具板块的铺面租金含公摊物管合计30元/平方米,距离宁波咫尺之遥,60%的业务外流到了宁波。

40多万人口的奉化区,其经济实力,居民可支配能力均逊色于其他几个市县区。宝莱灯饰门店销售业务占到全店销售的80%,隐形渠道20%。从杭州一路走过来,一直到后面的多个站点,零售额达到80%的仅有宝莱一家。

宝莱代理了欧普、新特丽、企一、诺克等品牌。诺克欧式灯在店面的销售中呈现下滑之势。二十五年老店的积累,加上活动不断,宝莱灯饰成为当地一块金字招牌。

观察王小宝名片,姓名后缀冠以了灯光设计师之称,咨询得知,王小宝在如何将灯光合理地进行搭配上有着独特的理解,能够针对不同的需求提出指导建设性意见,而不是过往仅仅为了卖灯而卖灯,王小宝将服务进行了深化及延伸。

宁波市场小结

市场情况整体向前,市民购买力靠前,品牌意识强于其他地市市场,未来会向品牌高度化集中,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品牌的重要性,优势品牌会在甬城形成强烈的旋风,品牌争夺战已经打响。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2018 一灯头条 t.ledcax.com 一灯网 浙ICP备1704356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