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康定斯基用色彩演奏凝固在建筑里的乐章

2018-05-08

康定斯基在他的著作《论艺术的精神》中如是说:

「色彩宛如琴键,眼睛好比音锤,心灵犹如绷着许多根弦的钢琴,艺术家就是钢琴家的手,有意识地按触一个个琴键,在心灵中激起颤动。」

这句话揭示了他的「金字塔」理论的核心,即把艺术家的精神实质与音乐推至艺术的金字塔尖,艺术家唯有潜心感受精神实质,表达自己的心灵世界,才能创造出如音乐一般动人心魄的艺术作品。也正因如此,康定斯基的抽象艺术绝非单纯的以抽象形式对事物进行刻,而是对物象感知沉淀过后所表达的至真情感,是他精神世界谱出的一段段能让观者产生共鸣的旋律。实现这样的艺术表达的重要元素是色彩,只因“色彩中有音乐抑或是感情的侧面”。

正是这样的理论,让康定斯基远离了立体主义的黑色、灰色、褐色,转而用更多的色彩和不同的方式描绘同一主题,并利用富有可塑性的媒介来捕捉音乐的美感,以期用色调和暗度来激发出与音乐所带给人们的感受相似的感官体验。康定斯基拨动色环,细细品味与诠释每个色调带来的感觉,捕捉到的情感,以及发出的音色。他所发展的关于色彩及其含义的理论对形形色色的创意产业都有着深远的影响。荷兰风格派运动更是进一步的拓展了他的色彩哲学,而他在包豪斯任教期间对几何形体与色彩的精妙分析逐渐成为包豪斯设计的精髓,也让他的色彩理论渗透到工业设计与建筑设计中。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当建筑与色彩碰撞,暂且抛开形式、空间和秩序所创造出的节奏与韵律,就让我们来听一听康定斯基《论艺术的精神》中用彩虹七色在下面这些纯色建筑中所奏出的旋律。

「赤」

Red

Young Disabled Modules/建筑师 G.Bang/地点 萨拉戈萨,西班牙

红色:生机勃勃又有些浮躁,自信地向着目标迈进,熠熠生辉,就如男性的成熟美。音色:「是小号的声音,强而有力又锐利」,就像开场小号的嘹亮,大号的浑厚威严,亦如大提琴的低音或透亮的小提琴声。

「橙」

Orange

Arcelor Mittal R&D Headquarters [InsideOUT]的翻新与扩建/建筑师 [baragao]/地点 阿维莱斯,西班牙

橙色:红色与黄色的结合体,光芒四射,健康而庄重。音色:教堂钟声的中音部分,或是女中音的声音。

「黄」

Yellow

Falcon Headquarters/建筑师 Rojkind Arquitectos/地点 圣安吉尔,墨西哥

黄色:「温暖,带着点厚脸皮的无礼,还有点兴奋,让人烦扰,是典型的充满尘世味道的颜色…… 它代表着疯狂,是怒发冲冠,是盲目的、发狂的愤怒。」音色:响亮尖锐的喇叭以及高调的开场小号。

「绿」

Green

123 Social Green Housing/建筑师 SOMOS.arquitectos/地点 马德里,西班牙

绿色:沉静而安宁,但有一种隐藏的,以柔克刚的力量。「绿色就像一头草地上安静吃草的健壮的牛,用它愚昧无神的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音色:渐弱的中音小提琴。

「青」

Indigo

Avent Chelsea/建筑师 1100 Architect/地点 纽约,美国

很遗憾,康定斯基并没有对蓝色和青色进行区分,显然这两个颜色对他来说是一样的。

「蓝」

Blue

Didden Village/建筑师 MVRDV/地点 鹿特丹,荷兰

蓝色:深邃、内向、超自然而又平和。「向黑色的深渊慢慢下沉,蓝色有一种超脱凡尘的悲楚隐喻…… 是典型的属于天堂的神圣颜色。」音色:如长笛,大提琴,也如管风琴。

「紫」

Purple

Purple Hill House/建筑师 IROJE KHM Architects/地点 京畿道,韩国

紫罗兰:红色与蓝色的混合体,「病态而销声匿迹……悲伤的颜色。」音色:中音双簧管以及巴松。

简单的七种颜色,却用通感的手法让人们体会到建筑设计的弦外之音。不得不说,康定斯基的描述十分形象,却也让人深思不同文化背景下对色彩的解读也不尽相同。在西方世界说得通的含义和感受在我们看来可能十分陌生,甚至有些诡异。但无论如何,希望康定斯基的彩虹能为你带来看待设计的别样视角。

图片来源:Architizer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2018 一灯头条 t.ledcax.com 一灯网 浙ICP备1704356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