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士王冬雷论企业家精神:为中国实业助力

2017-12-22 10:29

实业强,则国家强!如何复苏实体经济的活力,不仅是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主要看点,也是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主题词。在中央大力倡导振兴实体经济的大背景下,在“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下,“走出去”已经成为了中国企业的一种常态和发展趋势。中国各个行业龙头民族企业正在登上世界舞台,用高端的产品端、研发端、品牌端实现国家产业升级,中国智造重塑民族自信,中国制造为中国实业代言。

企业家精神:打造中国“芯”

你知道国家的工业粮食是什么吗?航母、火箭、飞机、手机、 身份证、信用卡上的储存芯片,灯具上的LED芯片,圆珠笔头上的那颗圆珠……它们个头不大,却涉及到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在全球拥有数千亿美元的庞大市场。以前,这种“工业粮食”中国几乎造不出来,90%以上都需要从国外企业购买。最近两年,我们每年在这上面花掉的钱就以万亿人民币计算。

但是,有一批中国企业家在努力地研发这些民用的高科技产品,在国际巨头封锁阻击下带领中国产业冲锋突围,为中国工业解决“粮食危机”,也让企业的产品更具有科技附加值,如硅半导体芯片行业龙头企业紫光集团、LED半导体芯片及照明行业龙头企业雷士集团。

企业家精神是怎样炼成的:打造中国“芯”

11月19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21:50播出的《对话》栏目——企业家精神是怎样炼成的:打造中国“芯”。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雷士集团董事长王冬雷、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叶甜春等共同为大家探寻企业家精神。

雷士集团董事长王冬雷:企业家基本都是有梦想有使命感的人。6年前,当我们进入这个行业时,中国LED芯片90%都是进口的,因为同样的梦想,我们下决心从传统产业转到芯片产业。如果当时日本、美国、欧洲是第一梯队,韩国、台湾是第二梯队,我们国家还没进入队,差得太远。因为企业家的共性,喜欢挑战甚至渴望挑战,面对困难重重也要咬牙坚持干,我们聚焦新产品的开发,受到国外的关注,花了两年的时间,把产品做到了世界级,如果国外最强竞争对手是S级奔驰,我们是宝马五系,我们也是全部投入到科研、芯片产业,但我们已经看到了未来。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已经超越了个人英雄主义的范畴和个人财富的范畴。企业家应该为我们祖国的强大做一些事情,去担当一些国家战略当中需要的东西。同时,通过自己的努力要造福社会,要能够把你对国家的责任和科学的创新,以及产业的振兴结合起来,在一个领域、一个产业上有所突破。

厉害了!核心芯片是科学的珠穆朗玛峰?

当主持人陈伟鸿问到:怎么芯片这个东西我们就做不出来?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长叶甜春解释说:“集成电路整个技术从设计到制造,到目前为止是人类历史上最精密的设计、制造加工技术。我们中国人说科学叫攀高峰。现在我们看到我们征服了泰山、华山、阿尔卑斯山,但集成电路是喜马拉雅山,核心芯片是珠穆朗玛峰,需要全世界最高端的技术,难度就在这儿。”

除了技术本身,全球竞争格局和国与国之间的博弈更增加了难度。

实体经济发展中的金融力量

11月24日,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受邀出席由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和大公报联合主办的“2017央视财经论坛·香港”活动,本届论坛主题为“实体经济发展中的金融力量”。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董事长姜在忠、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总监齐竹泉出席论坛并致辞。在《对话》节目录制环节中,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执行董事长与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彤、永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吴华新、主持人李斯璇等在台上共同探讨如何推动实体经济与现代金融协同发展。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的论断。

目前金融业已经成为28个省(区、市)的支柱产业,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逐年提高。但金融业也面临着资源配置不当,资金“脱实向虚”,潜在风险隐患增多等风险。而实体经济则出现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小微企业发展缓慢等一些问题。如何突破障碍,打通脉络,让金融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流入需要养分的实业机体?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是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

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首先,贷款错位,我们中国现在银行大多都是6个月、最多12个月的短期贷款,但是这个钱非常不好用,即便做流动资金也不好用,这个需求和供给的错位普遍存在,这一点确实是一个较大的问题。再一个就是小微企业像比我们更小的企业,比如说我们的供应商,大家的流动资金贷款非常困难,他们通常20个点以下的毛利,他们支付的利息,我们都觉得吃惊,是10个点到12个点的利息。他们压力非常大。

在美国包括在香港,有一个很好的保理业务,在国内就没有很好的发展。就是中小企业对大企业的应收账款的买断或者是保理业务,就是服务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型企业非常好的方法,这一点在国内就很短缺,这也是一个匹配和错位的问题。

高贷款利率让制造企业在国际竞争中负重赛跑?

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再一个就是证券方面。我们刚刚发行完20亿的定向增发,证监会批的蛮快的,但是我们把20亿的股票卖出去,差不多整整卖了6个月,就是非常困难,拜访了无穷多的金融机构。大家要求无风险投资利率是非常高的,有风险就更高了,更倾向于无风险。那么大家可以想一下,全球利率水平比我们香港利率水平,两三个点就很不错了,那么你在国内一般企业正常流动资金贷款也是6、7个点,稍微有一点风险就是7、8个点,再高的小微企业十几个点,一方面我们好像有很多钱,一方面制造型企业贷款利率这么高。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他们如何去参加全球竞争呢?如同是背了一个很大的枷锁或者是沙包,在国际赛道去跑,这个压力就大了。

呼吁政策!改革的终极目标应该是“市场化”!

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也在现场呼吁政策,在严厉监管的同时,不要忘掉市场化的走向是改革的终极目标。要更多的金融企业进来,对于服务实体经济就会更好一些。企业需要金融“车辆”的同时还送把“伞”。刚才主席说了增值服务雨伞问题,由于外汇的波动,中国大部分出口企业整个净利率比较低,在这种汇率的风险之下,通常危险就大了,有可能做到一年,原先算挣10个亿的,可能变成挣1个亿了。在这种情况下,就像我们坐车,台风总会来的,所以有把伞或在车上卖把伞,不一定是送,就是提供一些风险对冲手段来支撑实体经济的发展,也同时为我们的出口创汇企业加把油。

当然,实业界需要更多的努力,金融机构有更多的责任,没有兼并重组,完全市场化的竞争,难以迅速造就世界级企业,实业界呼唤更强更好更伟大的金融企业出来。没有强大有效的银行和资本市场就没有强大的实业,关键是有效只能在市场中解决,有效的市场培养优质的企业。

现场,主持人李斯璇请王冬雷董事长写下一个字对创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建议,王冬雷董事长当场写下一个“实”字。这个“实”字,代表了他对中国实体经济发展中的期许:实业兴邦,实业也能富邦。金融的本源是服务实体经济,国家现在的政策凸显向实,所有的点都落实在一个‘实’字上。希望通过节目表达实业界的心声,希望我们的金融机构、监管机构和实业界一起努力,振兴并促进发展更好的国家实体经济。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2016 一灯头条 http://t.ledcax.com 一灯网 鄂ICP备0501428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lixuda@ledcax.com